占星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糟糕的行进与推运

2019-10-7 00:21| 发布者: zhanxingshicc| 查看: 24| 评论: 0

摘要: 糟糕的行进与推运斯蒂芬·弗里斯特,进化占星学的创始人之一,当今世界最有影响力的占星大师之一,《内在的天空》等系列占星著作作者。几周前,我从一个客户那里得到一个很棒的问题。我觉得它足够丰富到可以扩展成一 ...
糟糕的行进与推运

斯蒂芬·弗里斯特,进化占星学的创始人之一,当今世界最有影响力的占星大师之一,《内在的天空》等系列占星著作作者。


几周前,我从一个客户那里得到一个很棒的问题。我觉得它足够丰富到可以扩展成一篇文章。让我们以她的话作为开头吧:

“当你经历了一次重大的行进或者推运,而完全没有处理好它,那高阶的道路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呢?在实际层面,我们通常只能接受无论什么样的结果下,这就是我们生活中不太能协商的部分。生活在继续,星星在继续走,新的挑战还有前方。但是,任何一个“糟糕的”行进/推进都是有找到其高阶的重启的可能性的么?问这样的问题有意义吗?还是只是单纯地去评估、承认失去,学到教训,继续前行呢?就是这些,你知道……当行进过去那桥下的星光?”

让我回到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上:有没有什么东西就是一个错误?我是摩羯座,所以我的答案很简单:当然——错误就是生活的一部分。这个词有其作用的部分,而我们也确实需要在自己的词汇表中加入它。而当我们犯错了,总是有代价需要赔付的。

在这个实际而接地气的观点之后,我们进入到“地滑易摔”的领域。

对于初学者而言,错误有很多不同的味道。如果我的航线飞行员希望不要犯任何飞行错误,我会称赞他的优秀态度。但是,对占星咨询的世界里,我们通常不会看到这类具体性质的错误。我们不是说要去相信二加二等于五。在占星学里,我们在谈论的是指导生活这件事。

也许你曾经结过婚,或者与谁长久交往过。也许你们已经不在那段关系中了。那这整件事就真的只是个错误吗?能就说是这么简单一个问题吗?也许,对于有一些关系,我们可以简单回答就是。但是更多的关系中,这要复杂得多。

刚刚我说到的,“地滑易摔”……

你什么要跟这个人结婚?追溯到我们经常会用到的心理学洞见上——比如,“哈里代表了我从未从我父亲那里得到的部分。”后来经过一年的心理咨询,你认识到“哈里”是你失败父亲的克隆体,这也就是这段婚姻失败的原因。你只是在重复一个旧的创伤模式。

也许这一切是真的——但这儿还有另一个真相:在与哈里结婚时,你已经尽力了。这段婚姻反映了你当时意识行为的真实水平。换句话来说,你的这段婚姻就是对你当时有多疯狂的真实呈现。

最后一句话可能听起来不太顺耳——但当我们去反思它时,它会带我们进入到更深的水域——在那里我们可能会领悟到更多,为什么我们会来到这个世界成为这样的人。

如果你说,“我们来到这个星球就是为了成长和学习的。”每个人都同意,都在努力不要打哈欠。我们之前听过太多这种话了,就像是想问到底有没有真正的错误一样。但是究竟我们是如何得到成长的呢?很可能——甚至是最有可能的——是坐在山顶进行冥想,单纯地通过洞见与认知,学习到所有的一切的。

心智是会玩些把戏的,而且是经常为之——也许你在山顶“领悟”到的更多是与你的防御与合理化,而不是真正的成长。相反,通过去“与哈里结婚”,你真正地把你意识水平摆在了台面上。那里不可能有谎言。你的心灵状态直接被翻译出来,成为外显的事实,在那里你会看到它们,清澈透明如风铃。

化身就以这样的魔力显现。

在我们的错误中,我们让自己真实的业力显现。这就是我们进化的真正机制。错误就是我们最初化身成人的原因。去制造错误就是我们学习的方式。

“与哈里结婚”是个错误吗?也许这都不算个好问题。这段婚姻只是你在这段时间真相的外在显现。而我们都无法做得更好一些。

错误的问题在错一点再继续。让我们来假设哈里是因为其他人而离开你的。假设你把婚姻的失败归咎于“那个贱人”而不是从这个经历中去学习任何。那这里有一个24K纯金的错误。这段婚姻并不是个错误,但是这没能让你学到任何。

人们可以利用占星术赚钱,预测时尚的变化,或者去预言政治结果。都行。但是最终,占星是有关意识的进化的。我们作为占星师要尽可能清晰的,也就是我们需要集中精力去关注的——是意识本身。我有从中学到需要学习的东西吗?这才是问题的关键。不管你是从在山顶冥想还是通过“与哈里结婚”来学习到,父亲对你心灵的有害影响,这都只是一笔注脚。在这种严谨的思维模式中,错误是很实际的——而一件事只会在你从中什么也没有学到时,才会成为一个错误。不然它就只是进化车轮在以其正常而永恒方式前进的过程。

伟大的德国诗人里尔克曾经这样写道,“生活的目的是被越来越伟大的东西所打败。”这句话起初听起来很沮丧,而它正与我在与你们所探讨的占星学观点所呼应。当我们有意识地生活时,我们总是在与自己发展方向的前沿相对抗。当然,我们在这里犯了一些错误。如果,在另一方面,我们“知道我们在做什么”,我们“知道我们在做什么”,我们很可能在做一些我们于过去习得的事情。这可以,但与成长没什么关系。我们真正可以成长的地方,也是我们最容易出错的地方。我们也对其有着最密不透风,铁口铜牙的借口:再说一次,我们并不清楚我们在做什么。我们只是初学者。

我们天生都很想要“把事情做好”,还有“不要犯错”。在实际的层面,这是很好的态度——事实上,我们甚至不要去夸赞自己有这种态度:这种想法几乎就是人心理层面自发驱使的。就像我之前提到的,我对我的机长的类似“绝不犯错”态度的表扬。

但是在生活中呢?如果我们过度害怕犯错,会发生什么?我们到底学到了什么呢?我们可以大胆宣布“每个人都会犯错”,但是真相更微妙。一个人,通过他单纯的胆怯与保守,可以找到生活的安全感——而在成熟的老旧模式中无聊死去,什么也学不到。

没有错误的人生本身就是最糟糕的错误想象。

在我看到,最恐怖的占星学就是去描述完美状况的方式。我们谁也无法抵达那座黄金圣城。如果我们对自己坚守着那个标准,我们会把自己绑在恐惧与不安全的索套里。最终,在那条路上,羞耻与自我怀疑让我们害怕去生活。你的星盘,以及你的行进与推进,与北极星对海上航行者的作用完全一样。如果他在向北航行,他会把自己的船朝向北极星的方向。这指引着他,甚至安抚着他——但是他不能期待抵达那儿。不要害怕生活,就是不要害怕犯错。这两个想法密不可分。

与哈里结婚让你的灵魂蒙受伤害。即使是为了让我们变得更有智慧的错误,即使是在为了我们灵魂进化而服务的错误,也是有其代价的。成长与学习是对这些错误的痛苦与代价的补偿——如果我们选择什么也不学,那我们所留下的就只有痛苦与代价了,而这可太糟糕了。

尽管如此,错误还是无法避免,充满目的性,而且我们不应因制造它们而羞耻的,它总是让我们受伤。这是很简单的事实。幸运的是,我们拥有一些重生的力量。随着时间,我们会痊愈。而大部分的行进与推进会以同样的方式再次到来,所以我们可以再次学习那些我们需要学习的东西。然而,避免犯错的这种想法还是会自然而然地出现在我们心中。它源于我们想要避免被伤害的内在动机。

为了避免犯下破坏性的错误,占星学是个很好的盟友。它毫不费劲地向我们揭示了我们生命中将要迎来的这些挑战的进化意义。行进与推进都清楚地显示了我们要努力去学习的内容,不管我们知不知晓。提前知道“教案”有助于帮助我们切入正题。我们可以少浪费些时间。

举个例子,如果你的心灵正在尝试着学习更多关于臣服的内容——比如你正在一个海王星影响的时期——但是你相信自己正在学习火星的课程,是有关坚持自我的……那好吧,你很可能会气得用头撞墙,而最好,输得一塌糊涂。你还是可以从这个错误中学到东西——但是直接去海王星的课堂报道更对头啊。

……而身处海王星的课程,不要担心,你同样被承诺,可以继续制造一些有趣的错误。用知识来安抚自己,至少你可以直接就是犯下对的错误。你正在被“越来越伟大的东西所打败”。而你正朝着唯一安全的港湾全速前行,而这就是:智慧来自于消化掉的经验,带着信心与精神抖擞的谦卑。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QQ|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占星师 ( 沪ICP备14007574号-3 )

GMT+8, 2019-10-19 07:26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